亚卜线上-一个资深病人的经历——诗与远方之前,为何你要先赚钱?
  作者:匿名  日期: 2020-01-04 08:22:39   阅读:4999

亚卜线上-一个资深病人的经历——诗与远方之前,为何你要先赚钱?

亚卜线上, 40岁那一年,我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
何为财务自由?百度百科里说,一个人的资产产生的被动收入至少要等于或超过他的日常开支,如果进入这种状态,就可以称之为财务自由。

我在40岁的某一天,一字一字读着这个解释,一遍又一遍的确认,是真的,我实现了财务自由,并迫不及待的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宣布,我实现了财务自由!

一位读者给我发消息:讲讲你的生财之道吧!

我和先生不是富二代,收入也很一般,我的生财之道只有两个,一,会过日子。二,一有钱就去买房子。

四十岁之前的生活,我们没有旅行过,也很少下馆子,节假日基本都是在看房中度过的。我从小家境贫寒,又很早独立,所以这样的生活并没有觉得有多辛苦,但先生不一样,

他是独子,家境小康,所以对这种生活时有抱怨,尤其是看到同事、朋友去国外旅行,就会问我:“咱俩什么时候也出去玩玩?”但,这种念想总被我打压下去了……

我为什么要这样节省?说实话,虽然我们算不上有钱人,但每年出国玩两次的钱还是有的。

说来话长……

我的人生在16岁那年有了一个分水岭。那之前我和所有16岁女孩一样,爱生活爱家人,对未来有很多的幻想和期待。

16岁那年,我得了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——红斑狼疮,一般人对这种病不甚了解,曾经风靡一时的网络小说《第一次亲密接触》的女主人公“轻舞飞扬”得的就是这种病。这种病有两大特点:极难治愈,极易复发。

在我16岁的一九九二年,在我们那个苏北乡镇医院里,没有医生听说过有这样一种病。我被误诊为“伤寒”,高烧持续不退,舌头都烧黑了。乡镇医院的大夫害怕担责任,找我父母谈话,直言你们家孩子的病,我们治不了,建议去大医院去治。

我们那个地方离上海并不是太远,大半天的车程吧,当时我的病,如果去上海的医院,就能得到确诊和正规的治疗,但,父母没有做这样的选择。

因为没有钱。家里四个孩子,三个孩子刚刚能自立,而这么多年为了能养活四个孩子,供我们读书,家里欠了不少外债。

父母把我转到了县城的中医院,还是查不出病因,还是高烧不退,每天用大剂量的激素来退烧。当时有一位医生提出来,说我的病很像红斑狼疮,建议我父母去上海的医院确诊、治疗。那时候小县城医院的医生对这种病也不太了解,他吞吞吐吐地告诉我父母,那是一种很麻烦的病,说我极有可能活不到25岁。

我想,父母就是在那个时候放弃我了吧。他们没有送我去上海,做这个选择的时候,我想他们也是难过的,尤其是母亲。是的,当时也可以借钱,可是借了那么多钱,最后也可能是落得一个人财两空的结局,那其他的人,还活不活呢?

事实上,我生病的第二年,父母就给大姐和二姐自费上了护士学校,学费都是借的。借钱可以,但要算算投入产出比——真相就是这么残酷。

我当时的老师们知道我的情况后,非常惋惜,在全校发起为我捐款的活动,全校三百多名师生,一共捐了两千多块钱,还有在台湾的姑姑,知道我生病,也汇了两百美金。

有了这笔钱,父母依然没有带我去上海(后来才知道这笔钱他们另有他用),我当时烧得晕头晕脑浑身难受,自然不能、也不懂对自己的治疗提出什么意见,姐姐们也没主意。我在那家中医院住了二十多天,一旦不再发烧,父母就带我出院了。命不该绝,我在家休养了将近三个月后,竟然慢慢恢复了健康,又回到学校上课了。但初次病发,没有得到正规和有效的治疗,给我的身体留下了一生的隐患——这是我之后病情多次复发后才明白的。

我在那家中医院花的费用,大概只有几百块。学校给我的捐款,被父母用来建了房子……

情况是这样的——我们家四个女孩,父母想将大姐留在家里,招一个“倒插门”的女婿,那就意味着大姐一旦结婚,父母必须给他们建一处房子,而那时候大姐有了男友,婚期在即,可是家里哪有钱呐?我想这一定是压在父母心里很久的一块大石,而那笔捐款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父母从来没有向我解释过,为何用别人捐给我看病的钱去建了房子?我也没问。

病情缓解之后,我回到学校,心里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。我没那么自信和活泼了,变得敏感,因为我每天所见的每一位老师和同学都给我捐过款,都是我的恩人啊,我得感恩,不能让别人说我是个“白眼狼”。

然后,有一天晚上,我和同宿舍的一位女同学因为一件小事发生了争执,我做了一件到今天为止都很后悔的事情——我将五块钱扔在她的床上,说:“你捐给我多少钱?我现在还给你!”

我知道这样伤了同学们的心,可是在一个到处都是你的恩人的环境里生活,绝对不是一个愉快的体验——压抑太久就会失控。高中三年和同学们关系日渐疏远,毕业的时候,我长长松了一口气。

那时候我就暗暗发誓,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境,能活就活,活不了就死,也不要向他人寻求经济方面的支援。

当贫穷遭遇疾病,我16岁之后的人生就此改变。我过早地看到了感情里脆弱的一面,也看到了人性中自私的一面。如果没有生那场病,我想我会在同学们一起度过美好的三年高中时光,我想我会一直和父母、姐姐们关系亲密,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,而不是现在这样,对亲情以及所有的感情保持怀疑和不信任。

在以后的很多年里,我不再相信电视里报道或演绎的可歌可泣的亲情,因为现实生活中我没有见到过。

有时候我们能成为好人,能收获一份美好的感情,只是仰仗命运的眷顾——没有遭遇严峻、长久的考验。

从25岁开始,我的病以两年一次的频率复发,让我欣慰的是,这时候我已经自立,可以承担自己的医疗费了。

对红斑狼疮的治疗,目前国内外都是激素加免疫抑制剂,激素很便宜,但免疫抑制剂的价格却差别很大,一般的病患首选“羟氯喹”和“环磷酰胺”,因为这两种药对于大多数病患来说疗效不错,且医保可报销,当然副作用也很明显。倒是有一种进口的免疫抑制剂“骁悉”,副作用小,但价格昂贵,以我每天的药量,一个月要花费大概6000元,全都自费。

我不舍得。一方面当时每个月房贷大概要一万块,对我和先生来说并不轻松,另一方面,能享受国家的医保为什么不享受呢?

一开始我用的免疫抑制剂是“羟氯喹”,第一次服用大概四五个小时以后,我浑身开始痒痒,那种痒,我的天哪,是一种占据你全部身心、思想、细胞的痒,你根本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情,别说睡觉了,连吃饭、喝水都不能,用手挠已经不管用 ,我用刷锅的铁丝挠,浑身上下挠出一道道血印,还是不解“痒”。

医生说,大概有小部分患者服用“羟氯喹”后,出现这样的副作用,没有办法,只能换药。当时医生建议我用“骁悉”,我拒绝了,还是不舍得,我选择了可以报销的“环磷酰胺”。

当时有一位家住北京平谷农村的病友,她也出现了这样的副作用,问题是她之前已经用过 “环磷酰胺”,也出现了难以耐受的副作用,如果再换药,她只能换自费的了。能想象吗?她竟然忍着我一分钟都不能忍受的奇痒,继续将这种药服用下去了……

人呐,没钱的人呐,为了保命,什么苦都能吃得下……

“环磷酰胺”强烈的副作用,在我身上显现:大把脱发、恶心、呕吐、不想吃东西……每次输液回来,第一件事就是拿个盆放到脚边,以迎接接下来翻江倒海、一波接一波的呕吐……这种情况要持续两天。

有一次,婆婆来北京过年,恰逢我输液的日子(一开始我是一周输一次,根据化验指标,依次递减——半个月输一次,一个月一次、两个月一次、三个月一次……),我和先生害怕我那副吐得死去活来的架势吓着婆婆,就在家附近的酒店定了一个房间,我一个人住在那里,抱着垃圾桶不分昼夜的呕吐,深夜里,有一个瞬间,我想我的心理承受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,我下意识拿起打火机,点燃了垃圾桶里的废纸……隔壁房间传来婴儿的啼哭,我一惊,随手拿了床头柜的水杯,将火浇灭了……

很遗憾,“环磷酰胺”在我身上起效不明显,我的病情始终没有控制好,我的主治医生找我谈话,再次建议我用“骁悉”。到这份上,再不舍得钱也不行了,每个月6000块的票子花出去,真肉疼!但,这钱花得值,除了再也不要承受药物副作用之苦,我的身体也一天天好转,病情总算稳定了!

很多时候,现实就是这么残酷,有钱就能保住命、就能使用副作用小或者没有副作用的药。就医过程中,时时刻刻感受到钱的重要:好的医生,挂号费500块一次,还挂不上;多给护工小费,就能得到周到、细致的服务;每次住院,可以申请单人病房,晚上就可以睡个好觉……

这些年来,我的生活中始终有一些元素存在着:吃药、挂号、抽血、化验、复发、住院……目前我的病情稳定,每个月的医疗费大概在5000块左右,所幸这笔费用我可以轻松承担。我见过很多病友因为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保障正规、有效的治疗,病情一直控制得不好,甚至被病魔夺去生命……每次听到这些消息,我黯然之余,都很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——勤俭节约、多多赚钱。

我知道这一生都将和疾病随行,未来我的身体还可能会出现各种问题和状况,但我不害怕了,是财富给了我这样的尊严和从容。我早就和家人交代:生命是宝贵的,无论得什么病,能治就治、竭尽全力,不能治,那就平静地接受死亡。

只是已经破坏掉的,似乎再也不能回到从前。和父母、姐姐们关系一直很疏离,有时候看到别人家的亲情,很羡慕。父母现在有积蓄了,今年母亲对我说,她死后,想留给我10万元作为遗产,我拒绝了。好像我已经没有身为女儿的那种心态——轻松、自然地接受妈妈给我钱。

婚后,我和丈夫、婆婆关系很好,他们知道并接受了我的病,并对我呵护备至。但我也想过,如果我不能承担自己的医药费,没有收入,丈夫和婆婆不但要照顾我,还要花钱给我治病,常年累月这样,他们还能对我这么好吗?就算我小人之心吧,我还真的没有这么自信。

金钱不是万能的,但金钱最大的作用,是能守护感情,让它在多舛的命运中,从容地面对各种考验,依然保持着感情的纯粹和美好。

我人生的上半场一直为了赚钱、积累财富而努力,过得一点都不诗意,但我不后悔;人生的下半场,我要好好珍惜我所拥有的(失去的已经永远的失去),带着它们走向我的诗和远方……

愿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好运,不用经历我所经历的,如果没有,我希望你能早日知道金钱的作用,并能以智慧和劳动拥有它。

作者简介:卡玛,专栏作家,婚姻家庭咨询师。咨询范围:婚恋情感、两性关系,案例经验累计10000小时。出版有《和你一起慢慢变好》、《两个人的修行——给婚姻的50个提醒》、《心理咨询师手记》等作品。微信公众号:亲爱的卡玛